Augus

“Hello World. ”

痛哭……怎么会有这么妙的太太,赶紧马住

陳司令Nothing:

自己看喽,一学就会,包治百病。

HistoricalPics:

《岩间圣母》,达•芬奇作于1483年至1486年,现藏于卢浮宫。
- 几百年后,它的复制品得到了大量需求,原因是黑手党新进喽啰入会时,要挂一张“圣像”,滴血表决心。这张像和拉斐尔的《椅中圣母》,或者伦勃朗的《脱离苦难》是最受欢迎的作品。
- 而距离达•芬奇故乡遥远的中国深圳,一个叫大芬的城中村为此获得了大量订单,每年这类“名画复制品”交易的流水账都超过300万美元。因为美国造的高仿名画每幅要花费3000到4000美元,而中国造的价格不到一成,大量订货还能更优惠。

我总是喜欢那些漂亮的花


摘纪录:

当我说我喜欢你,我的意思是,我喜欢娇艳漂亮的玫瑰,恰好你娇艳,恰好你漂亮,恰好你是玫瑰,因此我喜欢你。但我手里还拿着别的玫瑰,或者其它更秀丽的花种。
你不那么漂亮的时候,我或许会扔掉你。
当我说我爱你,我的意思是,我喜欢娇艳漂亮的玫瑰,你可能并不娇艳,也不漂亮,甚至你压根不是一朵玫瑰,但我始终注视你,哪怕你枯萎,哪怕你老去。我遇见许多娇艳漂亮的玫瑰,然而我连余光都没匀给它们一分。
—— @乌苏里亚灯塔

摘纪录:

没有什么是完全原创的。你大可以从大自然中剽窃创意,以此来点燃你的想象力。剽窃那些能够直接触动你灵魂的东西。如果你这么做,那么你的作品就是真实可信的。真实可信是无价之宝,独创性是不存在的。
——吉姆·贾木许

九又四分之三

HistoricalPics:

1941年,伦敦中心区,国王十字车站。

马住


稀有气体:

“査拉图斯特拉,你的存在,你的生活不就是对梦境最好的解说吗?


“你就是那阵凛冽的、尖锐的、不断在咆哮的飓风,是你,亲手撕开了死神城堡的门扉,不是吗?


“难道你还不确定,那充满了生命绚烂的黑棺、那装载着生命恶意与天使面孔的黑棺正是你自己?


“是的,没错,你走进墓室,你嘲讽那些守护着黑夜与墓碑的人,你像千百个孩童那样纯真而恣肆地大笑,你所嘲笑的不正是那拿着斑驳的旧钥去开启嘎嘎作响的旧门的人吗?


“你的大笑是对他们最好的恐吓,你对他们具有支配的权力,无论是昏庸的,还是明智的,你都要把他们推翻、颠覆。


“而且,哪怕漫长的黄昏真的会在不久之后到来,哪怕疲倦让生命岌岌可危,但你却是永恒的,因为,你本就是生命的象征与代言人啊!


“你让我们看到了那新的、充满了生命的星球,你让我们看到了未来之夜的华美壮丽,是的,你把你的笑容铺展,铺展成了绚烂的帐篷,为我们遮风挡雨。”

关于女性主义作品的一点胡说八道

ModestBreeze:

 之前转的女性眼中的女性那个po!就说的在点子上,造成这种差异的原因我个人觉得是男性艺术家先把对象分为“男人”“女人”,然后再组合成“人”,从一开始就有区别对待,而女性会先想的是“人”,然后再去细分为“男人”“女人”,当然这和最终作品的好坏没有关系。
 个人觉得现代艺术界女性艺术家比男性艺术家少很多,除了社会大环境潜移默化和性别歧视的主要原因,也确实难突破一些心理桎梏,说得不好听就是做的东西小气,缺少“凝视”的勇气和表现力,趋于平和、中庸、唯美、小资情调,是佳作但是也流于泛泛,于是艺术界还是男性主导,然后继续恶性循环,男艺术家继续物化女性,消耗女性,潜移默化主流思想。感觉是先天被剥夺了部分自信,难达到那种力量(不是暴力或者负面情感或者强势、就是一种让人很难忽视的存在感)
 男艺术家画女性难画丑,女艺术家画什么都难画丑,拉奥孔早就能在雕塑里哭了,而能画“丑”的女性作品就非常有冲击性,因为女性眼中的世界远比男性眼中来得丑恶,会揭开许多男性会美化的“爱情”“性”“母亲”这类主题的另一面,这样的作品是非常炸人的,就像同期的民族主义一样能给人巨大的冲击,这样的作品会逼着男性去严肃地认真对待这件作品,他们才会把你当“人”来对待而不是一开始就当“女人”(“作为女性你能力挺强的”这种夸奖比骂人还难听)因此需要的是一种打破男性固化审美体系的力量,就急切地需要更多好作品出现,让观众性别隔离地口头争论没有什么意义,优秀的作品中都是具有性别模糊性的。

(题外话:之前就看到过非常小气的作品,还是那种公众号分享的外国插画作品,看得气到窍生烟,要态度没态度,要内容没内容,甚至看不到画面内的任何野心,就像女权主义者看到女德班成员一样的心情,就像自己都认定了女生学艺术就是其他事不好或者只是当一门业余才艺,当然活该被瞧不起。这也是为什么我老是抱怨自己太菜)